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传承

长征中的战友情

2019-04-08 12:20:34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131 [返回]

 

长征中的战友情
  关于长征,意大利诗人B·瓜格里尼这样抒写,“他们是些善良的,志气高、理想远大的人,交不起租税走投无路的农家子弟,逃自死亡线上的学徒、铁路工、烧瓷工,飞出牢笼的鸟儿———丫环、童养媳,有教养的将军,带枪的学者、诗人……就这样汇成一支浩荡的中国铁流,就这样一双草鞋一杆土枪,踏上梦想的征程!”的确,世界上不曾有这样的一支队伍:指挥员平均年龄不足二十五岁,战斗员的年龄平均不足二十岁,十四岁至十七岁的战士至少占百分之四十。年轻的红军官兵能在数天未见一粒粮食的情况下,不分昼夜地翻山越岭,然后投入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其英勇顽强和不畏牺牲举世无双。
艰苦卓绝的青春行军
  斯诺夫人的《续西行漫记》中这样写道,“年轻”是红军的一大特征。“这就是中国的红军,平均十七八岁的战士,由二十岁出头的师、团首长带领,在一批30岁上下的红军将领指挥下,克服千难万险,转战十几个省,长驱数万里,完成了长征。”长征期间牺牲的约430名营以上干部,平均年龄不到30岁;倒在遵义战役前线的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年仅27岁;少共国际师平均年龄只有18岁,师政委肖华上任时年仅17岁,他所率领的少共国际师,也是红军中最年轻的部队———官兵们的平均年龄恰好与肖华的年龄一样。刘华清15岁参加红军。长征路上,他是红25军政治部的科长,在战斗中腿部中弹负伤。18岁的他硬是拉着马尾巴往前走,瘸着拐着咬牙忍着痛跟上了部队……血雨腥风使理想信念的青春花朵更早地开放了。这是战火中成长的青春。据李春林生前回忆,“1933年,红军一个班住在我家里。红军临走那天,我去送他们。嘿,我跟着队伍就走了。我爸爸妈妈都不知道。那时候我13岁。”这位来自四川通江县沙溪乡后槽理村的红小鬼,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长征,后又参加西路军,历任战士、译电员、科长、副校长、处长、部长、副司令员等职。他经常回忆的字眼是”马死了,我们没有吃的生吃马肉,我们经常被敌人包围……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他和战友等400多人最后活着到达了新疆星星峡,日后分别成为我军装甲兵和通信兵建设的先行者。
穿越时空的战友情谊
  长征中平均每三百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红军将士随时面临着与战友生离死别的可能。在严酷的战场考验和异常艰辛的行军途中,官兵之间、战友之间的鼓励帮助、相依相携是克服艰难险阻的力量源泉。
  老红军符必玖回忆自己长征路上担任连队文书患病时,战友冉瑞云同志给予自己活下去的力量,“从那天起,在行军前,他总是把粮袋背在自己的肩上,把磁壶提在自己的手里,什么也不要我拿,就是抢也抢不过来。那时行军,文书总是随着连长走在队伍的前面,卫生员随着指导员后面,每当大休息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去找他,因为他剩那点粮食,少得实在可怜。可是每次总是老远看见他提前那个烧黑了的白磁壶跑到我这里来,嘴里嚷着:‘文书,我们煮饭吃吧!’说着就忙着洗壶烧水,我就只好满怀感激地拣树枝去。我的心里很难过,常不敢多吃,我怕他会因为我过不了草地。可是,冉瑞云每次总是叫我多吃些,并且叨叨说:‘吃吧,吃吧!你别胡思乱想的!’他的干粮眼看着一天天减少了。但当我们到达牛屎房子的时候,仍然没有找到粮食。在这样危急的时候,冉瑞云同志仍然和我平分他所剩余的最后一点干小麦。这些粮食,我是含着眼泪咽下去的啊!”
  老红军刘自双回忆,长征途中,翻过腊子口就意味着能看到人烟,饥寒交迫的红军战士就能活命。“就是爬也要爬过去。”带着这种求生的信念,红军战士仅靠盐水维持体力,艰难行进。到了腊子口的山脚下,刘自双所在连队的一个战士病倒了,奄奄一息。“平时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说倒下就倒下了,我们不能把他扔在这里啊。”刘自双接受了这个任务,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战士带出草地,他心里明白战士身体之所以如此虚弱是因为长途跋涉而又腹中无食。连队给了刘自双一匹马,此时马也走不动了。刘自双找了些草,把马喂了喂,自己喝了两碗盐水,又喂战士喝了两碗,然后试图将战士扶上马,但战士的身体虚弱得马也骑不了。刘自双只好把战士十字交叉绑在马背上,缓慢前行。“走个十步二十步,就得站一会儿,站一会儿再走,不歇也不行,还不能走快。”刘自双回忆,当时大部队已经走远,天渐渐黑了又下着雨,加之山陡路滑,自己昏昏沉沉、连爬带走摸黑行进,马也难以负重老是摔跤。当时自己就一个信念:往前走,翻过腊子口,不仅自己能活命,还能救活战友。就这样,跌跌撞撞、走走停停,行进了几个小时,大概在晚上十一二点,刘自双看到了前面的亮光,是灯火,他们翻过腊子口了。(于潇)


  这支钢笔笔尖上铭文为“PARKER DUOFOLD PEN B”,笔夹上的铭文为“PAT-StP 3-16 PARKER”,中国名为“多福”派克钢笔。该笔戴帽时长约12.8厘米,直径约1.9厘米,笔尖、笔夹为镀金钢,笔帽、笔杆主体为黑色塑料。派克公司生产“多福”派克钢笔始于1921年,这支派克笔是老款的“多福”派克笔。在长征中拥有一支派克笔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红四方面军战士李春林将这支笔送给了战友张国卫,代表着两人在共同战斗中培养起来的深厚革命友谊。


上一篇:一床“补丁蚊帐” 下一篇:一张文告的故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