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时空

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2019-04-15 10:07:55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269 [返回]

 

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记闽西籍开国少将熊兆仁

熊兆仁将军肖像

  4月13日上午,福建闽西籍老红军、开国少将、原福州军区副参谋长 熊兆仁遗体告别仪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900医院(原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举行。
  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等送花圈悼念。
  吊唁大厅两边挂着挽联,上面书写着“百岁将军身经百战,心系老区不忘初心”,大厅内哀乐低回,庄严肃穆。熊兆仁将军的遗体安放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社会各界人士冒着大雨,怀着沉痛的心情,前来送别熊兆仁将军。
  熊兆仁将军于4月7日22时36分,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州逝世,享年107岁。
  本报整理此篇报道,深情缅怀老将军。

少年从军,不忘军民鱼水情

熊兆仁,1912年2月出生于永定县湖雷乡(今永定区湖雷镇)尺度村修竹岐自然村。1925年,还是一个读书郎的熊兆仁就投身革命,担任中共地方党组织交通员,秘密递送文件、情报。读完三年书后,熊兆仁回乡参加了农会和赤卫队。1929年加入红十二军,后于1934年调福建军区,同年加入共青团,1935年转为中共党员。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熊兆仁在闽西南地区坚持三年游击战争。1938年3月,熊兆仁随新四军二支队北上奔赴苏皖抗日前线。

抗日战争时期,熊兆仁先后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四团连长,新四军军部特务营连政治指导员,江北指挥部特务营政治教导员,第二支队新三团参谋长,第六师十六旅四十七团政治委员,苏浙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十六旅四十六团副团长,苏浙军区第一军分区副司令员等职务,参加了西塔山、江苏周城、浙江长兴等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在新四军主力北上山东后,熊兆仁留守苏浙皖坚持敌后斗争,任苏浙皖边区司令部司令员,苏浙皖边军事委员会军事部部长,率部巩固了苏南敌后根据地,为迎接人民解放军主力渡江南下做出了重要贡献。1949年任皖南军区副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熊兆仁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皖北军区副司令员,1954年进入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系学习。毕业后,熊兆仁历任福建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福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福建生产建设兵团政委、福州军区副参谋长,当选福建省第二、四届政协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准军级、原华东军区),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熊兆仁在生前接受采访时曾道,战争年代,群众常常翻山越岭为人民军队送粮,送盐,送菜,军民情谊十分深厚。“老百姓用生命和鲜血保卫我们,辅助我们,尽一切力量来帮助我们。没有群众怎么打游击呀,那得靠群众。新四军、红军游击队就是为了群众,所以得到群众支持,立于不败之地。群众拥护我们,我们爱护老百姓,军民一致。所以没有老百姓,我们就不可能前进,就会失败。”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抗战期间熊兆仁(左)与刘永生少将在江南抗敌战场合影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1939年10月,新四军教导队第九队学员在皖南合影(一排左4熊兆仁)

英勇善战,事迹拍成电影

将星陨落,当我们缅怀老将军时,脑海里总会浮现一部关于渡江战役的经典老电影的画面。

渡江战役发起前夕,百万解放大军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的千里长江上,部署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将对江南守敌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战法,准备实施“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战略目标。中央军委指示前线部队,派遣精干的侦察队伍,先行渡江侦察,全面掌握敌军的布防情况。

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段历史被拍摄成电影《渡江侦察记》并火遍大江南北,“黄河黄河,我是长江”成了几代人心中的经典台词,影片中的惊险情节和果敢坚毅的李连长、足智多谋的老班长、以及游击队的刘队长、泅渡长江送情报的小马等英雄形象,至今仍为一些老观众津津乐道。片中英勇的江南游击队就属于熊兆仁指挥的部队。

从荧屏回到历史,1948年10月,中共皖南地委决定成立中共皖浙赣(大)工委,由熊兆仁任书记,同时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皖浙赣支队。1949年1月,中共皖南地委发出了《紧急动员一切力量,准备迎接大军渡江》的指示,2月7日,又指示熊兆仁亲率南进部队回师皖南,全力配合渡江战役。4月6日夜,先遣渡江大队在江北无为县石板和江心洲起渡,兵分两路,突破敌军防线,于8日拂晓,在南陵县胜利会师,并与熊兆仁部迅速汇合,击败了敌保安大队的多次袭扰。通过电波,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二十七军通报嘉奖了先遣渡江大队。在熊兆仁部的配合下,先遣大队四处侦察,各种重要军事情报,通过电台源源不断地发往江北。

4月18日下午,第二十七军军部电示先遣大队,我军定于20日发起渡江战斗。命令先遣大队攻占龙门山、马鞍山,破坏敌通讯联络,打乱其指挥部署,接应主力部队渡江作战。军部同时命令熊兆仁部在大军渡江之前切断敌人电话线并在敌占区按时放火为号。据熊兆仁将军生前回忆,当时,游击队兵分三路,按预定时间割断了敌人电话线,并从油坊嘴、焦湾、孙滩到三山街一线,在所有国民党军江防阵地都燃起了火堆。江北战炮兵部队按指示目标,集中炮火,准确地摧毁了敌军阵地。

在大军渡江登岸之际,先遣大队和熊兆仁部从侧后不断袭击敌人,配合作战,至21日拂晓前,与渡江大军七十九师、八十师、八十一师胜利会师。敌军迭遭打击,纷纷溃退。二十七军在繁昌一线渡江作战取得了胜利。

20日夜,人民解放军中路集团突破长江天险。21日,东、西集团全线进攻,横渡长江。21日,第二十七军首长聂凤智、刘浩接见了先遣渡江大队指战员,连说:“打得好!打得好!你们完成了历史性的先遣任务,皖南军民支援大军渡江也立下了功劳!”

据熊兆仁将军生前回忆,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在1949年8月4日新政协筹备会上,曾将皖南游击队配合渡江侦察和作战作为大军突破长江,迅速完成京沪杭作战任务的原因之一。他说“我们曾开过江去一支侦察部队,埋伏了十来天,敌人还不知道。”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电影《渡江侦察记》画面

情系家乡,获封“扶贫将军”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晚年熊兆仁将军在题字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1998年11月15日,参加全省老区工作会议时的合影(前排右五为熊兆仁)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熊兆仁将军接见部队官兵

将军辞世,我们缅怀的不仅仅是熊老在战场上的铁骨,更有他对家乡人民的柔情。

1981年,省老建委及下设老区办正式恢复成立,省政协主席伍洪祥担任老建委主任,魏金水、刘永生、熊兆仁和原省民政厅厅长杨德明担任副主任,熊兆仁兼任老建委党组书记。当时,伍洪祥主要工作还在省政协,魏金水、刘永生年龄较大且身体不好,因此省老建委和老区办的工作主要由熊兆仁、杨德明负责。熊兆仁后来还担任了省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和省闽西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等职务。

1983年6月,组织上决定时年71岁的熊兆仁离休。但他离休后仍然不忘初心、心系人民,毅然打报告参加老区建设的“战斗”。部队和地方的领导都劝他好好休息,安度晚年,可他执意不肯。他说:“没有老区人民的支持,我们的党和军队就不可能生存和发展;没有老区人民的流血牺牲,就不可能有新中国的成立。我们这些老战士,有责任关心老区,建设老区。”

熊兆仁几十年如一日地关心支持老区建设的质朴情怀,感动了很多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一个“扶贫将军”的称号。

为推动早日修建龙赣韶铁路,在年近九十岁时,熊兆仁仍以饱满的热情,多次乘车往返闽西老区和北京,牵头发动了57位老红军、老同志两次向中央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要求解决资金扶持。党中央对此高度重视,认为修建这条铁路主要是照顾红色老区,但更重要的是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修通铁路无疑对老区建设和发展起到推动的作用。最终,全长282公里、总投资约55.3亿元的铁路,于2001年12月动工,并于2005年10月建成通车。

种桑养蚕是一项投资省、见效快、效益高的养殖业。老区、革命基点村山地多,可大量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就会很快产生经济效益。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熊兆仁决定先把闽西作为种桑养蚕的试点。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1989年夏天,他带领福建省老区办、省蚕桑研究所、省丝绸联合公司的有关领导和专家,到6个乡镇进行实地考察,信心大增,感到闽西发展蚕桑生产前景广阔。在他的主持下,考察组向省政府写出了可行性报告。省政府同意了。从此种桑养蚕活动逐步从闽西走向了全省老区。

为了解决蚕桑种子和养殖技术问题,熊兆仁又带领有关人员到外地学习取经,其中,到广东翁源县的考察是他暮年经受的又一次严峻考验。考察定在一天的午后出发,出发不久,天就下起了小雨,汽车在泥泞的山路上不时打滑。雨越下越大,山路越发难走,前面还要翻越一座千米以上的高山,公路上尽是烂泥巴,两边被汽车压出了两道深坑,越野车都很难通过。当汽车行驶到山顶时,再也无法前进了。此时是凌晨1点钟。原来预计当晚7点以前可以到达目的地,现在却只走了一半路程。饥饿、黑暗、寒风一齐袭来。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无法与外界联系,大家只好在车上静静地等着。天刚蒙蒙亮他们冒雨又出发了,到达翁源县城时,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笑了:人人都一身汗水一身泥,斑斑驳驳,像穿了迷彩服似的。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到福建视察工作,均关切地向有关方面了解熊兆仁的身体状况,要求省领导代其前去看望,并评价说:“熊老十分关心老区建设,是个好人啊!”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龙岩市首条出省铁路梅坎铁路开通运营

戎马一生浩然气 心系民生桑梓情

棉花滩电站

链接:

开国将星仅存12颗

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这些人一般被统称为“开国将帅”。

2010年至2017年,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分别是2010年逝世29人,2011年25人,2012年14人,2013年10人,2014年14人,2015年20人,2016年10人,2017年12人。2018年,则有6位开国将军逝世。2019年以来,开国将星已陨落3颗。

目前,“开国将帅”群体中,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辞世,健在的12名老将军均为开国少将,1955年授衔的有4人(邹衍、詹大南、杨永松、黎光),1961年晋升的有3人(杨思禄、张力雄、姜钟),1964年晋升的有5人(王扶之、陈绍昆、文击、张中如、涂通今)。闽西籍健在的老将军仅剩2人:张力雄、涂通今。

张力雄,1913年生,福建省上杭县通贤乡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三过雪山草地。三大红军主力会师后随西路军进入甘肃,参加了高台血战等战役。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中原突围、淮海战役和解放大西南等战役。1955年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少将。

涂通今,1914年生,福建省长汀县涂坊村人。涂老自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起就从事医务工作,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救治伤病员不计其数,为中国革命胜利做出了特殊贡献。1951年涂老赴苏联留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第四军医大学副校长、校长,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是我国神经外科开拓者之一,为新中国医学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在红军历史上,共出现了三位博士,涂老是目前唯一的健在者。1964年,涂老被授予少将军衔。

上一篇:苏区红色经贸先驱———邓子恢 下一篇:铁骨铮铮化彩虹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