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龙岩资讯

客家七讲三字经(一)

2019-04-15 10:10:11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133 [返回]

 

客家七讲三字经(一)

第一讲 论客家,要牢记,是汉族,一民系

  中国史,有记载,永嘉乱,安史乱,靖康乱,民遭难,中原域,战祸乱。为生存,图发展,中原人,往南迁。
  解读:
  客家形成及发展的历史,是与我国民族史、战争史、移民史密切相关的。历史上灾难性的永嘉之乱、安史之乱、靖康之难,改变了我国南北人口大格局。
  原来北方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一直保持在80%左右,唐安史之乱后下降至60%。据有关资料统计,靖康之难后的金末、南宋后期,全国有22609801户,其中宋12670801户,金9939000户,各占全国户数为56%和44%。中国人口地理分布南北转换,南宋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北方人口一直多于南方,此后倒转过来,南方超过北方。这种人口格局,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是中原汉人南迁的结果。

  一部分,南迁人,赣中北,已安居。黄巢反,金南侵,避战祸,再南迁。到赣南,入闽西,进粤东,再安居。
  解读:
  在汉人南迁大环境下,鄱阳湖流域,赣中、赣北交通便捷、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地区辽阔。江西的中北部,一直是南迁汉人的主要迁入地或中转站之一。鄱阳湖地区接纳了冀豫迁出的“司豫流人”,和迁自鲁苏皖的“青徐流人”,还有不少来自陕甘、晋西以及部分原驻湘赣的“秦雍流人”。
  然而唐末的黄巢起义引起的战祸和北宋末年金兵南侵燃起的新的战火,驱赶着客家先祖再次逃难。他们最终进入了赣闽粤边,成了客家先民的主体。
  唐末,王仙芝和黄巢军队进入江西,引起了很大震动,几乎没有一州不受战乱影响,乾符四年(877年)抚州、洪州一度被占领,乾符五年三月黄巢军队再攻江西,陷虔、吉、饶、信等州,广明元年(880年)三月再陷饶、信、抚等十五州,战乱使江西北、中部人民逃向闽赣山区。
  靖康之难后,江西中北部一带由于地当要冲,造成大批人口流亡。建炎三年(1129年)南宋朝廷被迫分成两支,一支由隆佑太后率领进入江西,另一支由赵构率领向浙江转移。这年七月隆佑太后率部进入江西,不久即达洪州(今南昌),金人闻讯后,随即派兵渡江,攻打洪州。年底金兵破洪州,建炎三年十二月金军占领洪州,屠城,“杀城中老小七万余人”。这次金军追击,波及赣中、赣北,百姓闻风而逃。赣南、闽西是这次逃亡大批人口进入之地。
  经过一连串战争,洪州辖境的“分宁、奉新等县人口所存不过十之三四。其余县分别为多处不过十之六七”。南宋初年,金兵曾多次出入九江一带大肆掠杀,加上李成为首的流民武装集团在这里横行多年,兵匪勾结之下,江州百姓只能四处逃生。大量史实表明,南宋初年,江西中北部曾发生相当规模的人口逃亡,赣南、闽西是这些逃亡人口的避难之地。

  唐末前,赣闽粤,相邻域,人口稀。靠刀耕,用火种,产出少,收入低。汉移民,人数多,文化高,经济强,占优势,不可比。
  解读:
  唐末宋初至宋末元初时期,是客家民系孕育形成之时,南迁汉人进入赣闽粤边。随着客家民系的形成,赣闽粤边的人口格局起了很大变化,南迁汉人占了赣闽粤边人口的绝对优势。
  据《嘉靖赣州府志》载,唐武德年间(618-626年)赣南只有8994户39900口,据《宋书·地理志》载,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也只有10万户,北宋崇宁年间(1102-1106年)猛增至310153户,人口逾越百万,至南宋宝庆年间(1225-1227年)增至321356户。汀州为开发较晚的地区,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因避乱流民三千户置汀州,至唐天宝元年(742年)汀州4680户13702人,每平方千米才0.27户,长期地旷人稀,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增至8.1万户,这时平均每平方千米4.7户。但南宋庆元年间(1195-1200年)达21.8万户,人口密度每平方千米12.5户,远远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数,接近十几年前福州的水平。移民大量迁入改变了当地经济文化面貌,使得“汀俗颇类中州”。赣南、闽西人口,这样的增长速度,是南迁汉人进入的结果。客家民系成为汉族的一个民系,是客观历史发展的必然。
  宋代粤东地区地旷人稀,属蛮荒之地,早期接收了一批南迁汉人。但自宋末抗元勤王起兵战败后,民众遭受屠杀并大量外逃。粤东客家人主要是宋末元初从闽西赣南迁入的。
  今广东东部梅州、兴宁、大埔、惠阳等地的客家人,南宋时聚居在福建西南部的汀州和江西东南部,南宋末年开始进入梅州诸县。光绪年间刊印的《嘉应州志》卷三十二《谈梅》记载:“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年)文信国(文天祥)引兵出江西,沿途招集义兵,所至响应,相传梅民之从者极众(父老相传,松口卓姓有八百人勤王兵败后只存卓瑞一人)。至兵败后所遗孓只杨、古、卜三姓,地为之墟。闽之邻粤者迁移来梅。”杨恭恒据客家各姓族谱说,客家人来梅州“多在宋末元初,由汀(笔者注:汀州)来者十之八,由赣来者十之二”。

  与土着,相融合,从唐末,至元初,成客家,有史记,属汉族,是民系。
  解读:
  由于南迁汉人在人数上、经济上、文化上占优势,他们融合了原住民。融合的结果,就是形成了汉族客家民系。
  客家的族属问题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尽管一些人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尽力把水搅浑,但是汉族客家民系形成的史实,使各种各样的“客家非汉说”站不住脚。
  1.客家族属,从混乱到认同
  客家研究,已有二百年左右的历史了,曾经出现过十分混乱的局面。在广东还出现过长时间的“土客械斗”,伤亡惨重。1908年刊行的《广东乡土历史教科书》(黄节着)谓“广东种族有曰客家、福佬二族,非粤种,亦非汉种”;192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乌尔葛德编的《世界地理》(英文版),谓“其山地多野蛮的部落,退化的人民,如客家等等便是”。有的研究者把客家诬为“犭客 家”“客贼”等。以上对客家的歧视和诬陷造成一些人对客家认识的混乱,受到海内外人士和社会团体的批驳,特别是我国着名的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罗香林1933年撰着的《客家研究导论》和1950年的《客家源流考》问世后(两书合称“两论”),以充分的史实澄清了上述流言蜚语,平息了风波。客家是汉族的一个民系,得到海内外客家人士的认同以及全国人民和政府的认可,促进了客家人与其他民系、民族的团结和社会的稳定。
  罗香林“两论”问世后,在客家研究问题上,包括我国台湾在内的国内外客家人都认同客家是汉族的一个民系,团结鼓舞着客家人奋发向前,族属问题可以说是风平浪静,一直到1987年7月台湾当局解除戒严为止,都是这样的。
  2.“台独”制造新的混乱,妄图否定客家的族属是汉族,把客家搞得面目全非
  改革开放以后,大陆与台湾的客家组织开始有了联系,但广泛的联系是在1987年7月台湾当局解除戒严以后,台胞包括客属台胞掀起了回大陆的探亲潮,从此大陆的一些大学着手建立客家研究机构,开始进行客家研究。20世纪90年代初起,因台胞大批回大陆寻根谒祖,“台独”势力慌了手脚,为了“台独”,大肆“去中国化”,一方面鼓吹“台湾客家人要割断脐带,脱离母体”,另一方面又抛出“台湾客家人原乡就在台湾”,妄图割断台湾与大陆的血肉联系。诡称“福佬人、客家人的祖先不是源自大陆的汉族人,而可能是台湾平埔族人的后裔”,或是别地的非中国人,“客家不再是本质性的存在,而是以文化认同为准”;“过去以血缘地缘来谈论客家人,转而以文化、语言认同来界定客家人”,族谱是假的;罗香林的《客家研究导论》《客家源流考》是“血统论”“种族论”的偏见;“誓把中原客家意识认同转化为台湾客家意识认同”等等。“台独”分子逢中(中国、中原)必反,逢汉(汉族)必反,把客家当作攻击靶子之一,妄图把客家搞得面目全非。
  同时,“台独”势力一方面向前往台湾考察的大陆学者灌输客家“文化台独”观点,另一方面利用两岸学术交流之机,向大陆宣扬“文化台独”的论述,使一些单位、一些地方深受其害。
  3.正本清源,澄清混乱
  “台独”势力为了向大陆渗透,故意散布说“什么是客家,为什么叫客家,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说得清楚”,肆意挑起一批争论不休的问题,并且主要聚集于客家源流这一关键问题上。有的把客家先民的主体割裂或颠倒过来,把尊重史实的客家研究,诬为是罗香林及其追随者的“血统论”和“种族论”,从根本上否定罗香林的“两论”,又把“两论”中一些非主流的问题恶意地无限夸大。
  “客家非汉说”出笼后遭到了大多数专家学者和客家人的反对和批驳。
  2007年以后,第三届福建省客家研究联谊会(以下简称“省客联会”)和海内外客家社团组织及专家学者一起,面对上述混乱情况,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方面,揭露“台独”分子的险恶用心。特别是针对“台独”分子鼓吹客家应以“文化认同为准”时应清醒地认识到这个“文化认同为准”的前提是“客家不再是本质性的存在”,客家不能再讲血缘、地域,不能再讲根在中原,否则就是“血统论”“种族论”。所以,“以文化认同为准”的本质,是要割断大陆与台湾的同源同种的血脉渊源,是“去中国化”为“台独”服务的,是要把客家去掉汉族的民族属性,变为一般的文化团体和语言团体。经过“台独”分子篡改的所谓客家,是要客家分离于汉族,图谋把台湾从祖国分离出去,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坚决反对。
  另一方面,省客联会的研究人员在认真学习中国战争史、民族史、移民史的同时,学习地方志、学习罗香林“两论”的主要精神和20年来专家学者对客家研究的成果,阅读族谱并结合调研客家祖地生态文化,综合考证客家史实,在此基础上,2009年撰写了《形成客家民系的四个特征》,2011年撰写了《论汉族客家民系》,2014年撰写了《客家简明读本》。省客联会主编了“福建客家祖地生态文化系列从书”四本,以及《客家情·中国梦》。此外,省客联会的领导和一批海内外专家学者通过《客家》杂志发表了反对“台独”、正本清源还客家本来面貌的一系列文章,对“台独”分子歪曲客家言论的传播起了批判和遏制作用。
  上述专着和刊物,旗帜鲜明地把认同“汉族客家民系”作为客家研究的关键问题,是划分是非界限的标杆,得到了海内外绝大多数客家人的认同,回答了客家就是“汉族客家民系”的大问题。
  (摘自林开钦着《客家七讲三字经》)

  林开钦,福建省上杭县人,1934年生,曾任中共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客家研究联谊会会长,现任福建客家研究院院长。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全国政协第七届、第八届委员。着有《八千里路云和月》《五十春秋纪事》《形成客家民系的四个特征》《论汉族客家民系》《客家通史》等书。









上一篇:“两田一楼一山”龙岩春季主题活动 暨中国培田春耕节启动 下一篇:清明祭英烈 传承红色精神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