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红色档案

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档案

小英雄江城武(一)

2019-06-17 09:05:09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76 [返回]

 闽西革命系列故事

小英雄江城武(一)

  江城武出生于永定县南溪茅坪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从1928年张鼎丞同志领导永定农民暴动、进行土地革命以来,他家就成了一个可靠接头户。他从小受到革命斗争的熏陶,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少年时便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经历了种种的斗争。1948年农历六月十四日,年仅15岁的江城武在永定大溪乡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为掩护游击队撤退,身负重伤。敌人残暴地砍下他的头颅,他壮烈牺牲。
  在闽粤赣边区到处传诵着这位普通农家孩子英勇的战斗事迹。

当起“小老板”
  1946年间,敌保安团团副高鹏辉带兵在南溪“围剿”共产党游击队,一下就抓了革命群众几百人,枪杀了十余人,弄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面对白色恐怖,13岁的江城武仿佛突然变得成熟老练了。
  一天,地下党负责人江岩来到他家,还带着几个人,是来背粮食、取东西的。江城武挤到江岩面前,拉着江岩的手,决心要跟大人上山打游击,反动派。江岩摸着城武的头说:“你才13岁,太小了。”
  “还太小?你不是对我讲过小红军的故事吗?……”他挺起胸,踮起脚。
  江岩笑了笑:“好,好!不过,你现在还没有枪杆子高,等长高了,我一定带你去。”江岩见他不高兴地噘着嘴,便说:“怎么?泄气啦?做革命工作可不兴这样。”随即转过身去,同他爸妈和二哥叽叽咕咕地谈了一阵子,然后笑着对他说:“我们打算开一间小店铺,让你当‘老板’……”
  “什么?不让我打游击,叫我当‘老板’,我不!”他咬了咬嘴唇。
  “看你急的!”江岩告诉他,在敌人进行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的情况下,游击队物资十分困难。在村上开个小店,由他坐堂,几个哥哥到平和、大埔一带跑差。这一来,我方需要的物资就能够方便地买到,不至于引起怀疑,同时,也便于探听敌情。
  江岩又说:“你胆大灵活,还读过点书,年纪小,又不引人注目,最合适了!再说,当这‘老板’也是做革命的事嘛。”
  江岩终于把他说通了。不久,乡里镇南桥附近十字路口旁边一间杂货店开业了,江城武便当起了“小老板”。
  一天,他和三哥江瑞武到邻县卢溪圩为游击队购买电池、油纸等物资,引起便衣敌人的怀疑,追问是否“通匪”。三哥说是做小贩,他装哑巴不答话,见七个便衣敌人都掏出手枪捅三哥,三哥一口咬定是做买卖,当场被捅得昏死在地。同乡人拉着他快走。他从几十里外的卢溪跑回南溪,未到家就走不动,而用爬行。家里人当天赶往卢溪把他三哥抬回急救了七天七夜才活过来。

戳穿敌人骗局
  1947年夏天,敌人愈来愈疯狂地对我游击根据地进行“围剿”“清剿”“驻剿”,小小的南溪乡一带,竟有敌保安二团、三团和其他反革命武装,分点驻扎在贝隆、八甲和离镇南桥不远的水尾楼、桥子头等地六七个大土楼里。敌人残暴地推行“五光”“十杀”政策。人民处在血雨腥风之中,乡村一片凄惨景象。
  一天,江城武以去下洋圩贩货为名,到50里外的侨育中学找四哥文武,四哥一听说妈妈要他立即赶回家,心想一定是江岩要了解侨中的革命活动及敌人在下洋一带的动向。然而,当江城武和四哥回到南溪时,却见到处贴满“欢迎江岩下山自首!”等标语,圩场上散落不少鞭炮的纸屑,市面十分凋零,人们异常沉闷。兄弟俩大为吃惊:“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不,他绝不会投降!前段时间敌人造谣说他肺病和旧伤恶性发作死了,现在准是反动派又在造谣了。”他俩想着议着,不由加快了步伐,快到家时正遇上妈妈在路旁菜园里浇水。他俩迫不及待地问起江岩的情况。妈妈说:“不要受骗,晚上你俩跟敦哥一起去岗顶一趟就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岗顶就在他家的后山。待到夜幕降落,他和四哥警惕地走在前面,二哥背着粮油等物走在后头,悄悄地沿着石级登上岗顶。一路上,边走边观察,忽然,他们发现对面荷树岗一带,已亮起无数的火把。这显然是敌人开始搜山了。
  好不容易到了岗顶,找着江岩,三兄弟将了解到的紧急敌情向江岩作了汇报:今晚敌人抄山,兵分三路,正面登山打火把两侧摸索搞偷袭,目标是南片的李家畲和牛绳坑。江岩吁了一口气,说:“真是好险呀!我估计敌人不会放过那地方,前天才作了转移。”说完又问了下洋方面的情况,交待了店里的工作。离别时,江岩郑重地交代,必须及时戳穿敌人散布“江岩自首”的谣言和阴谋,并要城江武兄弟连夜到镇南桥上张贴“江岩没有死,更没有自首”的标语。
  回到店里,兄弟俩急速写好标语,带上浆糊,出了店,锁好门,悄悄溜到桥上。
  这镇南桥是一座上有盖瓦有栏柱的屋桥。这时桥上黑乎乎的,没什么动静,四哥便扶江城武站到桥栏的坐板上。正当江城武踮着脚尖要把标语贴上桥柱时,忽然桥东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四哥悄悄说了声:“兵来了,快!”便一哧溜钻到桥头西面的土寮墙角边。敌人很快上了桥,江城武眼看来不及逃离了,只好钻到坐板架下。不料这帮白兵走到桥中间却停歇下来,有个家伙还擦着火柴要点烟。幸好桥上风大,连擦两根火柴都被风吹灭了,而且江城武躲的地方又正好背光,这才没被敌人发现。只听那家伙说:
  “糟糕,只剩一根火柴了。”紧接着传来连擦火柴的声音,不过却没冒起火花,气得敌人把火柴盒往桥板上一摔:“他妈的,没头。”另一家伙说:“走吧!找小老板买火柴去。”敌兵们懒洋洋地向小店走去。大概是见店门锁着,敌兵骂了几声娘,而后他们的脚步声便在北面逐渐消失了。四哥赶紧上桥和江城武一起把标语贴上了桥柱,迅速跑回小店,轻轻地关好门,摸黑上了楼。
  第二天一大早,群众看到桥柱赫然贴着的标语,无不心中暗喜,互相转告。敌人眼见骗局被戳穿,顿时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但想到游击队神出鬼没,竟跑到他们鼻子底下来贴标语,又不禁心惊肉跳。

巧计报敌情
  一天下午,江城武和四哥正在店旁的小学篮球场上打球,忽见一个敌兵匆匆走进离球场不远的赌场里,把几个赌得正酣的敌军小头目叫到一边,不知叽叽咕咕了些什么,那些家伙便迅速离开赌场,并到小店买了不少糕饼和“老刀牌”、“双炮台”香烟。回想到上午敌便衣人员鬼鬼祟祟出没在荷树山岗的情景,兄弟俩顿感蹊跷。江城武把嘴巴凑到四哥耳边:“哥,这里边恐怕有鬼,得探一探……”两人商议了一阵后,四哥留着看店,他像往常样,端着香烟、糕饼等到水尾村去,特意转到敌军驻营的大圆楼前叫卖。
  敌军平时一天开两次饭,一次在上午9时,一次在下午4时。而现在还不到2点,营房天井里竟摆了一锅锅的热饭。他们为什么要提前吃饭?他一边应付敌人来买东西,一边思索着。正在这时,又见两个在营房前小溪里洗澡的敌军小头目匆匆赶回营房,高团副从大门出来见了,声色俱厉地问道:“你们都准备好啦?”那两个家伙连忙立正:“报告团座,我们已做好准备。”两个小头目刚跨进大门,哨声就急促地响了,敌兵慌忙涌到天井,向饭锅扑去。他再瞧了瞧楼内楼外的动静,趁机离开敌营区,抄小路去给江岩报信。
  江岩听了情况报告后,问道:“据你观察,白军是调营还是抄山?”他果断地说:“一定是抄山。”江岩又问:“怎见得一定是抄山?”他说:“白鬼子营楼内外晒的衣服都没有收拾,如果是调营,还会这样?”江岩听了,非常赞赏地说:“好!说得有道理。”
  江岩等同志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了,江城武像卸下肩上的一挑重担,迈着轻快的步子顺着山坑下了山,又沿着水圳往村子里走。没料到半路上就遇到了敌人。他们兵分三路向山头搜索,一路已登上山峦,另两路正往山头两侧包抄。真是冤家路窄,他偏偏遇上那个阔嘴家伙。他一眼瞥见圳边一颗杂树上有个鸟窝,便爬上树去。谁知这阔嘴闯到树下,抬头嚷道:“哎,小老板,原来是你呀!你在干什么?”他故意指了指鸟窝,向阔嘴摆摆手,示意不要惊动小鸟。这伙敌人一时都停在树下。他提了两只未出窝的小鸟刚滑下树来,阔嘴却瞪着他,并用枪口逼着问:“你刚才还在我们那边卖东西,怎么一下就跑到这里来,是不是‘通匪'?快说!不说就枪毙你。”说着一把夺过小鸟,使劲摔在地上。他即忙拾起被摔死的小鸟,哭嚷道:“你赔我,你赔我……我是来抓小鸟的……”阔嘴正伸手要抓住他的衣领,忽听山岗上传来枪声,不由愣了一下,便朝匪兵们一挥手:“快!”急急匆匆向山头扑去。
  江城武见敌人走远了,便一溜烟跑回家。傍晚,敌人只得垂头丧气地拖着枪下了山。

第一次参战
  随着敌人的步步紧逼,再加上大规模的征兵、征粮、征税,城乡一片凋敝,群众在饥饿死亡线上挣扎。地下党和游击队活动的经费也陷入了十分困难的境地。这期间江城武的父亲卧病在床,家里生活无着,小杂货店也被迫停业了。
  一天夜晚,江岩等同志来了,江城武羡慕地摸着江岩的盒子枪,说:“岩叔,你叫我先当小老板,现在没法开店了,让我跟你去吧……”江岩把他拥在怀里,深情地抚摸着他的头说:“我给你讲过多遍了,你还太小,以后再说吧。虽然不当老板了,但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哩,比如探听敌情呀,还有……”说着拿出一捆反“三征”的标语,要他和哥哥们设法到圩场和附近村庄去张贴。他虽然接受了任务,但是他总希望能够扛着枪参加游击队,跟大人们一道去打击敌人。
  有一天夜晚,永和埔游击队途经南溪后,正行进在前往永靖边途中,负责后卫的同志突然向队长苏阿波报告,说发现队伍后面有个人在跟踪。苏阿波立即布置游击队员隐蔽在路边埋伏。待踪的人走近时喝叫一声“不许动!”就把他围住了。一看,不是别人,却是江城武!他要求入伍没被批准,竟悄悄地尾随队伍来了。苏阿波劝他回家,他却硬是要跟队伍走。苏阿波也拿他没办,只好说:“这样吧!给你跟一次,待队伍撤回南溪时,你就回家……”他高兴地应了声:“好!”就这样,他第一次跟着游击队参加征战去了。
  队伍到了目的地,立即把反动分子的大楼房包围起来。那楼房大门紧闭,一时攻不下。这下江城武就有用武之地了。他像猴子一样敏捷,爬竹竿、上大树最拿手。在游击队员的掩护下,他把两根长竹篙接起来往三楼窗口一靠,轻捷地攀上爬进窗口,神知鬼不觉地打开了楼门。在这次行动中,他缴了一支土枪。苏阿波就把这支土枪奖给他。队伍撤回南溪时,他高高兴兴地把土枪扛回家,兄弟们便用它练枪法,把屋外的厕所门和墙头打得尽是破洞。(未完待续)
? ? ? ? ? ? ? ? ? ? ? ? ? ? ? ? ? ? ? (陈淑如 整理)
上一篇:纵横捭阖制强敌 下一篇:百团大战战役部署略图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