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红色档案

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档案

活跃在闽赣边的汀瑞游击队

2019-07-15 10:41:17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52 [返回]

 闽粤赣边区革命系列故事

活跃在闽赣边的汀瑞游击队

如今的青山铺(青山村)

  1934年,主力红军长征后,活跃在闽赣边的有陶古、瑞金、武阳和兆征等四支游击队,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闽赣边形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了更好地开展游击战争,1937年1月,这四支游击队,以陶古游击队为主,组合成立了汀瑞游击队。司令员彭胜标,政委胡荣佳,主要的领导成员有钟德胜、刘国兴、张开荆等,共有80多人枪。他们与敌人展开了机智顽强的游击战,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既打击了敌人,又壮大了自己。
智取青山铺
  长汀的青山铺是位于县城与古城镇之间闽赣公路旁的一个小镇,地理位置很是险要。
  上世纪三十年代,国民党反动派在此专门设置了一个联保办事处,驻有民团40多人。联保办事处以一座大院为中心,建了3座炮楼,成三足鼎立之势,四周还筑起围墙,成了一个反动据点。平日里,四出搜查游击队,抢掠群众的财物,勒索来往客商和行人,“鸟过也要拔毛”。远近群众无不恨之入骨。
  汀瑞游击队认为青山铺这个反动据点不拔除,对这一带发动群众进行革命武装斗争是十分不利的。
  但是汀瑞游击队缺少重型武器,更没有炸药,如果打硬仗,自已定会吃亏。因为青山铺敌人虽然不多,却有可以固守的三座炮楼。枪声一响,汀城的敌人也可乘汽车,在半小时内赶到增援;驻守古城的百多名敌人,来得会更快。所以青山铺的战斗只能智取,不能硬攻,而且要速战速决,不能打草惊蛇。经过缜密侦察,发现据点炮楼里白天只有哨兵,枪支全放在大院隔壁房里,晚上集中住宿。于是决定利用白天,智取青山铺。
  汀瑞游击队派人下山,采购了几匹白洋布。再从山上采摘黄栀子,将它捣碎调水后,把白布染成黄色,晾干再洗,再晒,反复几次后就成了半新半旧的黄军装,然后请可靠的裁缝师傅到山上裁剪制作军装,佩上国民党的帽徽和领章。经过这样一番精心制作,居然和国民党兵的军装一模一样,看不出什么破绽。至于民团穿的军装,早先缴获不少,有现成的,自然不成问题。
  1931年农历5月,汀瑞游击队在彭胜标、胡荣佳、钟德胜、张开荆等人率领下,挑选40余名游击队员,化装成国民党“广东军”的一个排,正副排长和民团团长由张明、钟德胜和杨洪才三位外地人装扮,他们都会打“官腔”(当时,讲普通话称打“官腔”),别人一律不准讲话,以免被敌人听出口音。还有40余人,则化装成民团三个班,领导干部也都伪装成白军军官,见机行事。
  他们下山到离青山铺不远的公路后,立刻整好队伍。“广东军”在前,“民团”在后,一行80多人,大摇大摆地朝青山铺走去。
  时值盛夏,烈日炎炎,午后的气温更热不可耐。游击队员们学着白军的样子,扮军官的在大盖帽下垫上一条大手帕,来遮着脸庞,士兵们敞开上衣,有些人还学着“中央军”油腔滑调地哼着小曲。
  不料,刚走到镇上,就碰到一个意外情况:古城民团一个班,刚好这天来换防,比游击队早一步先来了。
  在这危急关头,只见人高马大身穿军官服走在队伍前面的张明,威风凛凛地走上前去,喝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那时,地方民团都很怕广东军,这一喝,古城民团领头的人胆战心惊地连忙向张明敬礼,答道:“是古城民团。”
  张明接着喝道:“你们给我站着,我们要验枪!”
  这一招,大大出乎民团意外,领头的搞不清楚为什么要验枪,嗫嗫嚅嚅不敢答应。
  张明火了,厉声骂一句,“你奶奶的!”伸出五指大掌,对领头的没头没脸地一连打了几个耳光。
  领头的哪里敢还手,急忙点头哈腰连声说:“是、是!”并马上转身,对他的部下高喊;“验……验枪!”
  这会儿,游击队员急速跑上去一人夺过一杆枪,并将枪口对准敌人,喝令他们解下了子弹带。
  紧接着,彭胜标带领10名游击队员,冲进大院隔壁的屋子里,那里只有一个看家的,其余都到镇上赌钱、酗酒、逛荡去了。墙上挂了20多支枪,铺上堆放着20多条子弹带。彭胜标令人把那个看家的团丁带出屋去,收缴了屋内全部枪支弹药,随即冲向联保办事处。
  守卫在联保办事处门前的两名兵丁,稀里糊涂地被下了枪,嘴里还不住嘀咕:“弟兄们,别误会,我们是自家人呀!”
  吵嚷中,只见一个身穿白夏布短衫短裤,肥头大脑的家伙,提着一支20响驳壳枪,从室内向外探望,接着,便迎出门来,毕恭毕敬地向彭胜标行了一个鞠躬礼。
  彭胜标见他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赶紧问联保主任陈书林在哪里,然后仍然以军官的身份跟他说话。
  胖家伙听了,翻眼仔细地向彭胜标望了望,吓得退后一步说:“你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便想掏枪顽抗。
  此时,彭胜标也认出他是古城区一个姓倪的大地主。他的驳壳枪还没有掏出枪套,几支乌黑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脑袋。游击队员刘国荣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他的驳壳枪。此刻,他就大声嚷叫起来:“共产党游击队来啦,快跑啊!”躲在后院的联保主任听到喊叫,慌忙翻墙逃跑了。
  此刻,化装“民团”的游击队员,已封锁住全镇各个路口,把闲散在街头和躲藏在大炮楼内、民房内的兵丁40余人,连同古城民团10余人,全部抓来,押到街上。
  钟德胜把化装衣服一脱,站在一家店铺门前,对着众多群众讲演。后来又向俘虏训话,俘虏们表示要改恶从善,重新做人,于是,将他们统统释放回家。
  太阳落山前,汀瑞游击队把三座炮楼点燃,游击队员们扛着缴获的枪支,背着沉甸甸的子弹带,迅速撤离,胜利地回到山中。
伏击三箭脑
  1937年农历7月,汀瑞游击队接到汀城地下党一个重要情报:国民党汀州第七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秦振夫,准备叫他的老婆黄柳梅将搜刮人民得来的不义之财运回老家广西桂林去。
  秦振夫自1936年接任汀州专员兼保安司令后,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乱杀无辜,残害人民,汀州人民无不怨声载道。秦振夫做50寿辰时,有人匿名送给他一副楹联,上联曰:“五旬无子天有眼”,下联是“三年不滚地无皮”,横批“无道秦”。这副楹联刻画出他的丑恶灵魂,也反映了汀州人民对他的无比痛恨。他的部下对他也十分不满,一天晚上,自卫队中队长张作文纠集中队100多人叛逃,投奔河田刘源叻匪霸刘宗孟(外号刘豪猪)。这个中队叛逃时,刘豪猪率部来到城郊东关营接应。秦振夫以为他要来攻打县城,吓得他心惊胆战。事后,他一面急电省城派兵来驻防,一面调曹坊乡武装壮丁100余人来城协防。但是,省里虽然嘴上答应派兵,却迟迟不来,汀城兵力空虚,不堪一击,万一有失,如何是好?这就是秦振夫为什么收拾金银珠宝,急急忙忙要将老婆送回老家去的“症结”所在。
  秦振夫对其妻子此行安排非常周密,专门派了一辆兰色小包车和一辆大卡车负责护送,兰色小包车上坐着携带财宝的秦妻,还有担任保镖的小舅子及两个警卫,另外派了二三十名武装士兵乘大卡车紧随其后保卫。早饭后,这一小一大两辆汽车从汀城出发向瑞金方向驶去。
  这天,汀瑞游击队在彭胜标、胡荣佳、钟德胜、刘国兴等人率领下,把队伍分别埋伏在长汀往瑞金20多华里的三箭脑公路侧旁,这一段公路全是陡峭的盘山道,坡陡、弯急、路险,有利于打伏击。
  8时许,远远传来了马达声,过不多久,秦妻所乘的兰色小包车缓缓驶上山来,跟在后面的大卡车,上山爬得慢,还掉在后面一大段路。
  当小包车进入伏击圈时,游击队从山上滚下几根大木头,拦住小车去路,随即开枪射击,经过一阵排枪直打横扫后,当场击伤车上的保镖和警卫,秦妻也被击中,经审问后被游击队一枪打死。
  跑在后面的大卡车,听到前面响起激烈枪声,不仅不加足马力赶去救援,反而把车子停住,车上二三十名武装保卫人员,纷纷跳下汽车,四散而逃。
  汀瑞游击队迅速追击,在缴获长短枪20余支和一批金银珠宝等贵重财物后,顺利撤离。
  事后,秦振夫因失去太太和一批贵重财物而极为痛心恼恨,但由于汀瑞游击队这场伏击战打得非常迅速巧妙,来无踪去无影,弄得秦振夫搞不清是谁干的,他虽然对汀瑞游击队有所怀疑,但总认为是河田的刘豪猪所为。因此,对刘豪猪一伙更是恨之入骨,他横下一条心,不管三箭脑事件是不是刘豪猪所为,决计要除掉他,一为自己消除心腹之患,二为其妻报仇。汀瑞游击队这次伏击成功,算得上是“一箭双雕”。
? ? ? ? ? ? ? ? ? ? ? ? ? ? ? ?(陈淑如? 整理)
上一篇:冰剑出鞘志弥坚 下一篇:戴镜元回忆周恩来同志指导永定团代会事迹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