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红色档案

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档案

冰剑出鞘志弥坚

2019-07-22 09:04:28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54 [返回]

 闽粤赣边区革命系列故事

冰剑出鞘志弥坚
———女红军谢小梅早期革命斗争的故事

  谢小梅和罗明都是老红军。这一对“忠诚革命坚如铁”的挚爱夫妻,在半个多世纪的漫长革命岁月里,总是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相濡以沫,历艰危而不惧,处逆境而弥坚。人们知道“罗明路线”的罗明是革命前驱,久经磨炼,什么样的危难与压力都承受得起,惊奇的是,身材矮俏的谢小梅哪来这毅力与胸襟?
小小联络员
  谢小梅的父亲谢如湘是龙岩适中人,早年到商贾云集的龙溪石码,做小本生意以养家糊口。1921年,年方8岁的谢小梅就随母亲来到石码。1926年,谢小梅小学毕业时,父亲不幸病逝,一家陷于困境,小梅便再也无法升学了。这时,她的二哥、三哥都已参加了革命,对她产生了直接而深刻的影响。
  二哥谢仰堂是个共产党员,早期就参加了革命活动。当时,组织委派他打进国民党厦门市党部从事秘密工作,于1930年初被捕,关在厦门思明监狱,后在福建省委领导的“厦门劫狱”行动中被解救出来,转移到闽西革命根据地,任龙岩县苏维埃政府秘书。1930年11月第一次反“围剿”时,在与国民党陆军四十九师杨逢年部激战中牺牲。三哥谢仰真也是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在厦门工作时参加了共产党,曾受组织派遣到石码,在蕃薯小学当教员,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大哥谢仰周,虽不是共产党员,但思想进步,热情支持党的革命工作。“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谢仰周毫不畏惧地继续在暗中参加和支持党的革命活动。所以谢小梅在石码新田厝的家,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地下党的一个联络站。到石码指导工作的领导人都经常在这个联络站里接头,并大都安排在离她家不远的九龙江边小船上进行隐蔽。
  那时,革命活动频繁,来往的人也多,为了不暴露这条绝密的交通线,联络站便需要有个联络员,以便及时传递消息,还要做些掩护工作。母亲和大哥都不便“出面”,这个担子只好让小小年纪的谢小梅担当。开始,谢仰周有些担心,怕小妹妹完成不了任务,以后通过几次暗中观察,看谢小梅不但聪明,胆大心细,而且能沉着机警地应付各种意外,也就放心了。从此,谢小梅就成了一名小小联络员。
  这期间,省委领导人罗明和地下工作者谢兆萍常来新田厝联络站,晚上就睡在破渔船上,白天上岸分散活动,谢小梅便经常为他们传递消息。他们都十分喜欢这位聪慧异常的小小联络员,常常利用各种机会对她进行启发和帮助,使她提高认识,学会了地下斗争的许多工作方法,进步很快,经谢兆萍介绍,谢小梅成了一名共青团员,正式踏上了革命征途。
娥眉亦如剑
  1928年,谢小梅已经是一个15岁的少女了。因为革命和家庭的影响,她思想成熟得早。她想到社会上去找一份工作,以减轻母亲和大哥的负担。一天,谢小梅挑着一担糊好的蚊香盒往厂里送。当她回家走到石码最繁华的打石街时,看见很多人在电话公司门口争看一张告示,她也怀着好奇心挤上前去看个究竟。这是电话公司招收第一批女话务员的告示,谢小梅详细看了其中招收的条件后,觉得很兴奋,认为她自己和姐姐都够格了。
  她气喘嘘嘘地跑回家,冲着正在糊蚊香盒的养姐陈霞英说:“姐,电话公司要招收女话务员,我看了告示,咱俩都符合条件,去报名试试,好吗?”
  养姐一听,觉得是个好消息,停下手中的活对小梅说:“好是好,可咱家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报考的事,咱还得等大哥回来,商量商量再说。”
  谢小梅的大哥谢仰周,10多岁就随父亲谢如湘到龙溪石码谋生,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人间的心酸。他支持两个弟弟走上革命道路,自己除了为养家糊口奔忙,便全力支持党的活动,为设在家里的联络站做各种事。这天晚上,谢仰周回来了,没等大哥吃完饭,小梅就对大哥说:“哥,我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
  谢仰周很疼爱自己的小妹。他扒完最后一口饭,便起身坐到了小妹搬过来的椅子上,笑着问小妹:“什么样的大事?”
  于是,小梅便把报考话务员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大哥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爸爸突然去世,我的工作又没着落,只靠干杂活过日子,家里实在难,你小小的年纪就要为家庭分忧,外出打工,大哥感到惭愧呀。
  “大哥,你别说了,家难你也难,当上话务员不但可以为家里挣点收入,有大哥指点,说不定我还可以为‘家’里(指联络站)做点事。”
  谢仰周看着小妹那真切的眼光,什么都明白了,但他考虑到一个问题,对小梅说:“前次,学校本来要保送你进集美幼师的,就因为你二哥被捕的事,人家不敢送。这回,能不受影响?”
  沉思了一会儿,谢仰周说:“这样吧,你们如果真想报考,不能用真名,要改个名,才不至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接着,他又详细地交待了一些注意事宜。
  谢小梅按照大哥的吩咐,以谢冰剑的化名考取了石码电话公司,到漳州培训了3个月,回来后,便进入石码电话公司当上了一名正式的话务员。
  上班的第一天,公司的经理就训话,对她们约法三章,规定在公司工作期间不准谈恋爱;不准在上班时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要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闽南话、福州话和广东话等。聪明好学的谢小梅,很快就熟悉掌握了业务,成了这批话务员中的佼佼者。
  “小梅,祝贺你,当上了一名女话务员。”有一天下班回到家,正在她家里开会的福建省委领导人罗明和从漳州、海澄、闽西来的交通员都不约而同地向小梅表示祝贺。
  “小梅,你当上话务员,对我们了解敌情开展工作十分有利,你要利用这个合法的身份,尽可能的收集各方面的情报。从此后,我们党组织又多了一双眼睛,一对耳朵。”罗明和谢兆萍一再叮嘱谢小梅。
  小梅听了,点头说:“请组织放心!我会的,有了情况我立即通知大哥传递。大家也不要忘记,从今天起,我叫谢冰剑。”
  冰剑,冰剑,挥向敌人的一把利剑!
血泪磨利剑
  1930年5月下旬的一天傍晚,谢冰剑下班后,因天气闷热,她踏上了石码的锦江道,任由徐徐清爽的海风,吹拂去夏日的炎热和一天劳累。望着滚滚流过的九龙江水,遥望对海的厦门,她不禁想起了被关押在厦门国民党监狱中的二哥谢仰堂。
  “妈,大哥,我回来了。”从锦江道回到家,谢小梅一如既往地习惯地喊着。但一走进屋,就被意外的喜悦惊呆了:二哥回来了!
  “二哥,二哥!”她边喊边扑向日夜想见的哥哥。看着弟妹那亲热的劲,谢仰周真不愿意说出这样一句话:“小妹,别耽误时间,你二哥不能多呆,马上就得走。”
  二哥双手紧搂着小妹的双肩说:“小妹,刚才,大哥都告诉我了,你干得很出色,真是革命的一把剑呵!”
  “二哥,你不能多呆几天才走吗?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你呢!”
  “小妹,有什么事你和大哥去商量,我这次回来走得太急,下次回来一定好好陪陪你!”谢仰堂亲切地对小梅说。
  “小梅,二哥这次能回来,是经常上我们家的罗明、陶铸和谢景德他们领导了震惊全省的厦门大劫狱,才把你二哥和其他40多位被关押的革命同志从监狱中营救出来。现在组织上要送你二哥到闽西苏区去,路过石码,赶回来看看我们。”大哥把情况简要地说了一下,小梅便什么都明白了。但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竟是她与二哥生离死别的最后一面。
  1930年6月的一天上午,大哥谢仰周突遭敌人逮捕。他虽然不是一个共产党员,却以一个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怒斥敌人:“别疯狂,你们的日子也长不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别找其他人的麻烦!”
  敌人无法从谢仰周的口中得到什么,就把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谢仰周押到石码大码头杀害了。同时贴出布告,说谢仰周是“共匪”,不准任何人去收尸,在大码头上暴尸3天。
  大哥牺牲以后,谢小梅知道自己处于十分危险的处境,她要维护联络站的安全,不给同志们再带来意外,便毫无畏惧地等在家里,和母亲商量了不少事。果然,敌人又上门了,把她抓起来,送进了拘留所。征服不了谢仰周,敌人想撬开这个只有16岁的小姑娘的口,掏出秘密来。敌人的算盘打错了,关了谢小梅10多天,强行审讯好几次,谢小梅视死如归,什么也没有说。最后,敌人只好把谢小梅放了。
  第二天,侦缉队长管奋庸又找上门来,指着谢小梅吆喝:“上头通知,不准你们再在石码居留,要立即离开!”
  谢小梅满怀悲愤,对着泪眼汪汪的母亲说:“妈,不怕,快!收拾一下,我们找党去!”要走了,面对父兄含辛茹苦创下的家门家业,谢小梅也不禁悲从中来,眼眶湿润了。
  母女俩来到谢仰周牺牲的地方,洒泪告别。谢小梅对着滚滚东去的九龙江水,在心中说道:“大哥,你安息吧,我会沿着你的足迹,把革命路走到底,普天下穷人的仇,也一定要报的!”然后,她扶着母亲,离开了石码,登上开往厦门的小火轮。
  到了厦门,找到了三哥谢仰真。在福建省委的安排下,谢小梅在省委的秘密印刷厂工作。不久,又被调到省委秘书处。就在这一年,谢小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把用血泪磨利了“娥眉剑”,已经和人民大众奋举的刀枪聚列在一起,在艰难而又漫长的革命征途上,杀开一条又一条血路……
  谢冰剑———谢小梅,和罗明一起,并肩踏上了漫漫长征路…… (林瑞荣 整理)

上一篇:王直管党费 下一篇:活跃在闽赣边的汀瑞游击队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