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红色档案

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档案

武平岗背战斗:粉碎涂思宗的“六路围剿”

2019-08-12 09:20:40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48 [返回]

 

武平岗背战斗:粉碎涂思宗的“六路围剿”
  1948年3月2日拂晓,细雨霏霏,寒气袭人,闽粤赣边总队(“闽粤赣边纵”的前身,以下简称总队)、粤东支队和独七大队一部三百余人,在总队长刘永生的指挥下,攻进蕉岭县城。战斗从清晨五时半开始,直至晌午十二时全城为总队占领,先后击溃伪县警、县自卫队等五个中队和一个便衣队,伤俘敌军三十余名,缴获枪支三百余支,烧毁军械库一座,伪县长李秋谷赤足狼狈潜逃。
  蕉城之役,震动极大,给刚上台的敌“闽粤边清剿总指挥部”总指挥涂思宗当头猛击一铁拳,粉碎了涂匪妄图“以梅县、蕉岭、平远三县武装会剿梅北”的计划,牵制了梅县、大埔、丰顺的敌人,打乱了涂匪总的军事部署。上杭、武平的地方势力、区乡政权,纷纷前来搭线,要求得到保护,表示和平相处。武平岩前国民党警察分驻所八人宣布起义,脱离伪政权。
  这时,粤东地区在各地人民武装的广泛出击下,国民党基层政权普遍被打击,反动的基层武装也大部被解除。闽西、赣南地区人民武装亦广泛向敌人开展攻势。眼见边区人民武装的日益壮大,国民党反动派开始部署对闽粤边统一的“军事清剿”。先是国民党广东省主席宋子文和福建省主席刘建绪于二月间在广州蒋介石行辕举行了闽粤边“联防会议”,有关“联防驻剿”问题取得协议后,即由涂思宗赶到松口,召开六县军事会议,旋又召开闽粤边十县“清剿会议”,并由福建保安第三团团长陈辁任副总指挥。敌人以福建保安三团和蒋介石广州行辕警备旅主力营方景韩部为机动主力,集结了闽粤边的兵力(包括两省保安团、独立营及地方团队)共五千余人,宣称开始“大包围的清剿”。
  驻香港的华南分局指示各地人民武装积极准备,粉碎敌人的进攻阴谋。闽粤赣边区党委发出了“为粉碎敌人‘重点进攻’给闽粤赣边总队和各支队的指示”,指出各部队应坚决根据既定方向挺出外围,灵活掌握战术,争取主动,乘敌空隙,以优势兵力歼灭敌一路或几路,以进攻粉碎敌人的进攻。
  当时,敌人的计划是分兵两路:一从上杭、武平、蕉岭、梅县边,沿韩江直插潮汕;一从永定、平和向梅、埔、丰横过韩江。一纵一横,两相配合,这就是涂匪大吹大擂的所谓“十字扫荡”。涂思宗妄图以优势兵力,打垮总队的主力部队,然后实行“区区驻剿”,分别对付粤东各支队,进而以军事压力,恢复伪区乡政权。涂思宗还吹嘘:“要在3个月之内,消灭刘永生的主力。”
  涂思宗是蕉岭人,此时由于其老家被袭,有如受伤之狗,到处乱窜乱咬。他调兵遣将,沿着总队撤退方向,尾追总队主力,翻越蕉岭文福乡的长岗岌,经大畲、桂竹园、黄佑,直奔石寨,企图与总队主力决战。但连日来除了在石寨和水涨田有小接触外,却找不到总队主力的去向。这时,总队一部分已分散在松源南、尧塘、桃源、峰市边一带发动群众,收缴散枪,摧毁重新扶植起来的敌伪区乡政权。主力在刘永生的带领下,迂回到了武平象洞岗背的张天堂,与杭武蕉梅的独七大队第一中队会合。刘永生、朱曼平、郑金旺、王立朝等部队负责同志,利用这个间隙,休整队伍,总结经验,伺机再战。杭武蕉梅县委则在武平的岩前、象洞一带活动,乘蕉岭战后地方势力前来搭线的有利时机,同上层人上接触,做统战工作,并利用敌人矛盾,分化、瓦解、麻痹地方反动势力,避免遭受两面夹攻,以便集中力量对付广东的来敌。岩前、象洞地方武装势力保证不主动配合进攻总队。并表示,在万不得已时,他们只“朝天打枪”,且以暗号与总队相约。
  张天堂是白石顶山麓一个不到二十户人家的小自然村。尽管附近都是革命基点村,但几百人的部队进驻这里,消息自然不可能长时间封锁。涂思宗,这个出身陆大训练班,长期追随蒋介石反共反人民的反动分子,发现刘永生的主力之后,便立即部署和实施他的“会剿”计划。他集中了十个连的兵力于杭武蕉梅边:福建保安三团的一个营分驻中都(属上杭)、岩前;武平“戡乱自卫队”钟勇和林细满子两个中队驻象洞墟和将军地;蕉岭县自卫队刘粤民一个营开驻北磜的黄佑,福建保安三团薛筱青一个营驻梅县的松源。他们人枪千余,各按防地集中待命,准备六路“围剿”武平岗背的张天堂。
  对于涂思宗不甘失败,必将寻找我主力决战的企图,刘永生大队早有充分的估计。为了主动迎击敌人,总队由白石顶的张天堂,秘密地移驻岗背水口的透水坑山地,隐蔽待机,并在四面山头修筑工事。这里山高林密,在山头上可远望松源、中都、象洞各方来敌,进可攻,退可守。在敌人进攻前夕,总队已得到可靠情报并分析了敌我双方情况。总队的有利条件是:蕉岭战后,士气旺盛,弹药充足,又占据有利山头以逸待劳,虽然两个主力连挺出外围尚未集中,敌人兵力数倍于我,但敌人士气低、番号杂,指挥不灵,各部配合困难,又得不到群众的支持。因此,总队决定采取以优势火力,伏击敌主力一路的作战方针,以粉碎敌人“围剿”阴谋。
  4月23日早晨,天尚未亮,涂思宗的“六路大军”即由松源、黄佑、沙埔、岩前、象洞、将军地各个方向向岗背进发。松源驻敌福建保安三团第二营担任主攻。这一路敌人,头一天原已进抵距离岗背二十里的石寨,为了迷惑总队,傍晚时分,突然又退回松源。到了下半夜,又由营长薛筱青亲率其第四、第五两个连,星夜兼程开赴岗背。
  13日上午九时许,高山哨发现南面的伯公凹有敌情,总队长刘永生、政委朱曼平、支队长郑金旺等同志立即飞身登上山头观察,决定伏击这一路敌人。旋即布置好战斗阵形。在傲头岌岽和杨梅坑岽两个山头,设置机枪阵地,这就好似两把铁钳,对着这一股“长驱直入”的来敌。在北磜黄佑方向的山间小路,也配备了较强的火力。
  十时半,敌人一百六十余人进抵岗背水口,一个排进入村中,其余全部席地休息。就在此刻,刘永生一声命令,两个山头的机枪怒吼起来,配合着一排排的步枪,子弹像倾盆大雨倒向岗背,号声、枪声、冲杀声响彻整个岗背山头、腹地。敌人走投无路,便窜向山上,并分成两路。一路窜往岗背村的后山,一路窜往磨湖子岽。刘总队长立即命令 “迎队”和“接队”分左右两翼插下,向敌包抄。“迎队”一口气冲上企山子排上,向逃敌包抄追击,在磨湖子击毙击伤敌二十余名之后,敌人溃不成军,一小部被压入企山子排上与园墩子背交界的山坑里,残余的敌人利用坑底树林向粤东主力投掷手榴弹,被“迎队”层层包围。
  从左翼冲下庵下岌的“接队”,在马克沁重机枪的掩护下,迅速抵达马岌窝,两次冲杀,敌人被逼退到后龙山左边,在连长陈慰华的指挥下,依靠山形散开向粤东主力顽抗。机枪子弹、手榴弹雨点般猛打过来,经过再一次冲锋,敌连长饮弹倒毙。傲头岌、庵下岌岗、杨梅坑陈三个阵地的机枪,以不同的距离和角度一齐向敌人扫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在我军主力一再冲杀下,敌军彻底垮了。残敌向东边的红头岌崀逃窜,少数逃敌躲进后龙山的树林子里去。一时间,敌人丢下的步枪、刺刀、子弹袋和军毯等满山皆是。
  敌营长薛筱青亲自带的一个排进入岗背村,正在找向导为其带路前往张天堂的时候,忽闻水口枪声大作,忙躲进谢屋祠堂后龙山,一时进不了、出不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传令兵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向他报告,说部队受到袭击,连长被打死。薛匪无计可施,忽想到向象洞进军的“武平戡乱自卫队”钟勇求援。他取出日记本,撕下一页纸写道:“钟兄,请即来岗背!”立即派一士兵找向导带路送信给钟勇。可他没有想到,此时此刻,钟勇的“戡乱自卫队”在半路的石狮凹按兵不动。战斗打响后,干脆撤回象洞墟去了。由将军地进军的敌林细满子一个中队也在中途折回去了。从中都、沙埔出发的保安三团另一个营,到达离岗背六、七里的风车岌,遇到败逃的匪兵说:“岗背的共产党有一千多人,满山都是机关枪……”吓得不敢贸然前进。从黄佑山路进攻的刘粤民部,原已接近主力阵地,但一听到连珠似的枪声,便回头退到原驻地去了。
  涂思宗周密部置的所谓“六路围剿”,就这样以血口狂言开始,以惨败而告终。我方大获全胜。此役毙敌连长、排长、班长各二名以及士兵共计二十二名。伤敌副营长以下官兵十余名,击散敌人六十余名。我方战士阿芹子在搜索坑底树林里的敌人时,不幸中弹牺牲;粤东支队长郑金旺在追击敌人时右肩部负伤。
  岗背战斗之后,总队、支队在梅县桃尧的鸭子栏窝稍事休整后即向梅、埔、丰挺进。独七大队两个中队则分别在蕉岭的南磜、北磜、蓝方和梅县的桃尧地区开展活动。而在这时,敌人却因“进剿”岗背失利,大演狗咬狗的丑剧。保三团营长薛筱青,由于“轻敌丧师”被处分,他大为不服,与其各路“友军”大打官司,说“各路友军不及时到达,进剿不力”。武平“戡乱自卫队”的钟勇则说“薛营不遵守时间,轻敌冒进,是罪有应得”。从沙埔进军的保三团三营营长,也以“时间不确”和“援救不力”而坐了“禁闭”。
  正当涂、陈两匪于岗背失败后,在杭、武、蕉、梅边重新部署会剿之际,四月十七日忽传来梅县部队又攻占丙村重镇的消息,涂匪慌了手脚,疲于奔命,忙赶到丙村。
  不久,总队和支队进军丰顺马头山。进军途中,涂思宗的前线指挥官、少将顾问张光前,被设计俘获。马头山一仗,敌广州行辕警备旅方景韩部被彻底打垮。总队的反“围剿”继武平岗背战斗之后,又一次赢得伟大的胜利。
          (陈淑如 整理)


上一篇:拔掉钉子———李德安的战斗故事 下一篇:邱锦才智脱虎口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