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9 星期四

红色档案

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档案

拔掉钉子———李德安的战斗故事

2019-08-19 09:19:56 来源:   作者:bet356体育在线投注_bet356首页_bet356安卓下载  浏览次数:41 [返回]

 

拔掉钉子———李德安的战斗故事

  一九三六年春,国民党反动派在对闽西革命根据地“围剿”之后,撤离了大部主力,留下少数部队,配合当地的地主、恶霸和民团驻守城镇,伺机蠢动,企图将红军困死在山上,步步压缩革命根据地和游击区。这是一场“围剿”与反“围剿”斗争的继续。在闽西南军政委员会的领导下,红军四支队党委决心将南靖、平和、永定三县交界的敌留守兵力吃掉,打击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为恢复和扩大革命根据地开辟道路。
  红四支队是由原红九团经过残酷斗争保留下来的指战员,经再补充一些当地的游击队组建起来的。永定县委书记李天辉任支队政委,原永东纵队司令阮文松任支队长,红八团参谋长王胜调任支队参谋长。支队下辖三个连和一个侦察排,李德安担任侦察排排长。根据当时的形势和任务,支队长决定把对敌打击的第一个目标,放在南靖的下板寮。
  下板寮镇位于南靖、平和、永定三县的交界处,约有三、四百户人家。全镇长约一千五百米,宽二百米,四面环山,一弯清澈的小溪纵贯南北,是周围几十里地的政治、经济中心。凭着八十多个民团匪徒,百把长、短枪支的保护,附近的地主、恶霸都龟缩到这里。他们奸淫妇女,抢劫财物,闹得老百姓鸡犬不宁,同情和支持红军的基本群众更是惨遭其害。如果不拔掉这颗钉子,红四支队要在这一带立稳脚跟,发动和武装群众是十分困难的。吃掉这股敌人,不仅能解救下板寮群众于水火之中,而且影响面会波及周围几个县,对重创敌人和扩建革命根据地都是有利的。因此,支队长决心把拳头往这里捶下去。
  初春的一天中午,部队由黄腊坑出发,经蛟塘岽于下午四时到达下板寮西南侧的板寮圩,李德安带领侦察排事前侦察好了地形,部队一到立刻分兵占踞下板寮四周的制高点,困住了敌人。当地的群众一见红军要攻打下板寮,为他们除害,个个眉开眼笑,纷纷主动跑来向侦察排报告敌情。镇上哪座土楼住有多少敌人,有多少枪支,民团团长是一个胖子,住在哪个房间,哪个团丁守哪个窗口,土楼的墙有多厚,我们部队该从哪里运动不易被发现等等,都说得一清二楚。乡亲们还帮红四支队烧好饭菜、开水并送上制高点,不少人帮捆绑担架、梯子,群众的热情支援,更加激发了指战员们的高昂士气。
  敌人在红四支队优势兵力的逼迫下,退缩到早有准备的三座大土楼。这三座土楼位于镇中心,相距约有二、三百米,形成了三角形,互为依托。每座土楼都是三层,墙厚一米多,很是坚固。楼里除了原有二、三十户住家百姓外,有敌一个排的兵力和二十来户外来的地主、恶霸,五、六十支长短枪和一些土枪鸟铳。敌人依仗着坚固的土楼,充足的粮食和武器弹药,认为红军没有炮没有炸药,奈何不得,只能对它干瞪眼,还想等到外面救兵一来,两头夹击,一口将红军吃掉。敌人的气焰十分狂妄嚣张。夹杂在稀疏的枪声中,土楼里不时传出对红军声嘶力竭的叫骂声:“红匪,这楼里有的是钱,有的是肉,还有漂亮的姑娘,有种的拿命来换吧!”有的女人也不知差耻,妖声妖气地怪叫着肮脏话,这倒给红军指战员火上浇了油。
  支队长的作战部署是对三座楼同时进攻,用二个排牵制南楼敌人并作好攻击准备,用四个排攻打中间的楼,而把进攻的重点放在北面敌民团团长所在的土楼,投入了一个连的兵力并增加一挺机枪加强火力。李德安率侦察排担任攻打主楼的突出队,任务是从窗口爬进楼去,打开大门,保证后续部队进楼消灭敌人。王参谋长和李德安一起研究了作战方案,将全排分成四个战斗小组,一组从窗口进楼后向右运动控制楼梯口;二组进楼后向左沿走廊发展,巩固突破口,保障后续部队上来;三组进楼后迅速下楼梯到底层,打开大门;四组紧跟三组抢占大门两侧掩护。任务明确后,李德安带侦察排的同志分头准备好竹竿、梯子等一切登楼的工具。傍晚,全排同志都擦好枪、弹,扎好腰带,脖子上围好白手巾作为夜间战斗的识别记号。二十时三十分,王参谋长又到侦察排来,带李德安和几名正副班长悄悄接近主楼,观察选择部队运动的路线和爬楼地点。王参谋长领着大家摸黑前进,在距离敌楼六十米左右的一间厕所墙边停下,观察了一阵后,李德安带两名班长又沿一条水沟爬到楼下,走近一看,一层的窗口全被砖头堵死了,二层窗门全都关闭得紧紧的,只有三层的几个窗口透出一点亮光,有的窗口还明显可以看到伸出的枪口。当他们看好了地形弯腰往回运动时,突然,砰的一声响,李德安顿时觉得背部火辣辣粘糊糊的,原来是另一座楼的敌人发现了他们,打了鸟铳,把李德安打伤了。回排里后,李德安稍微包扎了一下,就和同志们分析研究进楼的具体作战计划。当时靠近楼梯口有两个窗子,一个有枪,一个没有枪,多数同志同意李德安的意见,从距离楼梯口近的有枪口的窗户爬进去,将敌击毙,给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楼梯口,为下楼开门打开通路。王参谋长也认为这样好,定下了最后的计划。王参谋长是个十分爱护部属的首长,见李德安负伤,想要免去李德安带领突击队的任务,同志们也这样劝说,一时把李德安急坏了。那时他才十九岁,有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劲,从小爬树抓鸟、翻山越岭惯了,身子灵活得象猴子,爬杆攀登是李德安拿手好戏,又有几次越窗歼敌的经验,一点小伤怎么能拦得住他呢?况且他是个排长,在这节骨眼上不参加战斗,势必影响同志们的情绪和突击队的组织指挥。开始李德安说了几遍理,王参谋长都不同意,他就嘟着嘴沉着脸耍起倔牌气来,王参谋长拗不过他,最后只好点头同意按原作战方案由李德安带领突击队。
  临近午夜时分,李德安带突击排在一连火力掩护下,沿着预定的路线隐蔽运动到敌主楼墙根下,把竹竿架在正在射击的窗口左侧。李德安第一个迅速爬竿而上,接近窗口,左手抱竿,右手掏出三号驳壳,对着窗口朝里就是一枪,刚刚还在射击的敌人“唉”的一声就倒下了。李德安顺势将搁在窗口的敌步枪拖出,随即抢起斧头敲断窗栏杆,爬了进去,站在这间房的门口观察敌情。一、二组紧跟在李德安的后面,也爬进了楼。李德安指挥他们迅速按原计划前进。但敌人已发现他们,并从对面房子向这边射击。十几个敌人从走廊的两侧涌了过来,他们就在楼梯口和敌人展开了激战。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了李德安的右小腿,他想挺一挺身子,可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两步瘫坐下来,恰好坐在墙边的一张床上。一班长看他负伤了,赶过来要给他包扎,李德安一把推开他说:“不要顾我,快顶住敌人,控制楼梯口,打开大门!”一班长只好又冲了过去,和战友们一起阻击敌人。不一会儿,三、四组的战士都已登梯进楼,在一、二组的掩护下,直捣底层,迅速打开大门。这时,李德安又由战友帮助,从窗口沿着竹竿滑下,在墙角停了十多分钟,战友们将他扶到原来察看地形的厕所里,一面等候军医来包扎,一面静候战斗的进展佳音。约摸过了十来分钟,赖医生来了,他告诉李德安,部队已进主楼,胜利在望,李德安听了非常高兴,几乎把伤口的疼痛全给忘了。一过午夜,主楼的战斗就结束了,击毙了民团团长,抓到二十几个俘虏。排里的战友拿着刚缴获的武器,他们把那些什么下流话也敢叫骂的家伙在当俘虏时的丑态,在李德安面前绘声绘色地叙述了一番,把他逗得乐不可支。
  主楼战斗结束后,支队长又命令侦察排配合二连攻打中间的土楼。同志们用打主楼的办法,加上强有力的政治攻势,拂晓前就解决了。这时,因为没有止血药,李德安流血过多,赖医生不得不重新给他消毒伤口,换了药,用三块杉木板夹住骨头,绑紧固定起来,将他转送后方。战斗胜利结束后,支队长和战友们来看望李德安,他才知道最后一座土楼也拿下了。至此,下板寮这颗钉子,彻底拔掉了。? ? (栾振芳整理)
上一篇:谢育才冒死报警 下一篇:武平岗背战斗:粉碎涂思宗的“六路围剿”

搜索